自從聽過王丹演講,讀了他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十五講》後,他的思辨能力、充滿自信與責任感的修養讓我著迷,因此看到他出了回憶錄,二話不說就買回來挑燈夜戰了,還沒細讀,草草讀了他成長的經過以後,就直接跳到他出獄流亡美國,再到台灣的部分,因為對於六四的經過,已經有許多文章和報導,所以暫且擱下。 

讀《王丹回憶錄》,看到一個時代的縮影,他的成長過程不僅在中國大陸,連在台灣都可以看到往昔的影子,同樣經歷過政府刻意隱瞞、壓抑、扭曲某些事實的日子,儘管程度不同,但那種「看了禁書以後,『突然開竅』」的感覺,讓人惺惺相惜。相信遠流最近出版的《忽然,懂了---對照記@1963 Ⅱ》,以兩岸三地三個同年出生的男人成長過程做對比,著眼的也就是那種感覺吧。

 另一方面,王丹也要大家別訝異,中國在文革後,台灣的音樂、文學等軟實力確實帶給中國蠻大的影響,他自承初中開始接觸台灣的藝文作品,一度是瓊瑤的小說迷,到現在所寫的詩都有那麼一點台灣的影子。

目前還沒讀完這本書,但先寫一下我的初步感想,免得日後模糊掉。他提到2008年底,作家戴晴呼籲對「六四」評價完全對立的雙方,實行真相調查,然後實行社會和解,但王丹反對,他表示:「現在由我們提出和解問題是非常可笑的,因為雙方力量對比懸殊的情況下,和解從來都不應當由受害的一方提出來,我可以接受和解這樣的理念,但是理念必須要落實到現實中」。

 因為他擔心這樣和解只是口號,但影響卻是深遠的,「是要我們從此不談『六四』嗎?還是從此不再批評中共?遮掩的和解不是空談嗎?」他認為「在對方還堅持當年的屠殺是正確的前提下,我們自己卻提出和解,這樣過度的放棄原則,並不能使得『六四』問題得到歷史的公正對待,相反還會混淆是非,無法為社會確立基本價值原則。」(p.358)

這一點和目前的兩岸和解非常類似,台灣與中國不也是實力懸殊?政治氣氛不也正是瀰漫著「和解」的氣氛嗎?執政黨外交休兵,婉拒民運人士,強推ECFA,連在野黨也有人開始遊走對岸,尋求和解,媒體則一再「自我審查」,企圖遮掩共產黨的不公不義,默認共產黨取得江山的手法是對的,這樣的和解有什麼意義呢?我們這樣過度的放棄民主自由的原則,未來也一樣無法得到歷史的公平對待,當年在內戰中犧牲的軍民鮮血不是白流了嗎?一隻已經被養大的恐龍,還一再姑息牠的後果,恐怕得到的將是反噬,對中國人民而言,離自由的空氣恐怕更遙遙無期而已。,王丹在書中也提醒我們「大陸經濟發展很快,但是其他問題在退步,以後社會危機爆發,一定危及台灣」。

 2009年王丹到台灣時,希望能和馬總統見面,盼藉以表達台灣對大陸民主化的期待,建構馬英九在華人社會民主形象,沒想到卻被總統府擺了一道,他看出國民黨為了維持和中國的友好關係,刻意在敏感問題上保持低調,因此在書中表達了感慨和遺憾(p361-362)。這也讓我想起常在中國的網路論壇上讀到有人希望台灣成為中國的民主燈塔,當他們看到台灣這麼主動的汲汲求和解時,應該也同樣非常失望的。

 盼大家能多想想王丹那一席話,台灣其實不必這這麼著急,把自己的籌碼主動放棄,因為時機還未成熟,共產黨仍然堅持著令人窒息的新聞封鎖,依舊有著非常不透明的法治,以及造成人民對立的戶籍制度,更別說讓人民有選舉和講真話的自由了。台灣應該有志氣點,積極成為民主自由的典範,而不是同流合汙。這樣當中國人民哪一天真的能夠擺脫專制獨裁時,至少對台灣還能有所感念,而不是留下助紂為虐的印象。末了,再度套王丹的話「我們這樣過度的放棄民主自由的原則,未來也一樣無法得到歷史的公平對待!相反還會混淆是非,無法為社會確立基本價值原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en2011 的頭像
Tien2011

安提阿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