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提到荷蘭人之所以佔領台灣,是因為當時中國官方立場(不管地方或中央)不認為台灣是中國的,而且主動幫助荷蘭人到台灣尋找港口,並表示對荷蘭人佔領台灣毫無異議。在這樣的背景下,鄭成功有理由說台灣是他父親的嗎?

依據《臺灣府志》,鄭成功托人向荷蘭人說:「此地乃我先人故物,今所有珍寶金銀聽汝載回,但留空城還我,可以罷兵」。這段話成了中國學者喜歡引用的一句話之一,用來證明台灣自古屬於中國。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602年,荷蘭成立東印度公司,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卻始終無法打開與中國貿易的大門,因而對中國地方政府不聞不問的態度心生不滿,乃決定在中國沿海佔領據點,並以侵擾的方式吸引明朝朝廷的注意,因此在1622年6月24日攻擊澳門未果之後,於7月10日入侵澎湖,依據荷蘭駐東印度總督定期提報的《東印度事物報告》(參閱《荷蘭人在福爾摩莎》程紹剛譯注,聯經出版,2000) 的記載,從那時開始,到1624年8月荷蘭人自澎湖撤軍到臺灣為止,為解決貿易及撤軍問題,中荷雙方約有九次接觸,中方主要談判人是福建巡撫,先後有商周祚與南居益,荷方則為艦隊司令官萊爾森(Cornelis Rijersz,楊彥傑譯為雷約茲) 與宋克(Martinus Sonck)及駐巴達維亞總督庫恩(Jan Pietersz. Coen)、卡爾本傑(Pieter de Carpentier楊彥傑譯為卡本特)。

在這幾次談判當中,荷蘭人開始的要求是開放貿易(互市),並請中國禁止商船和荷蘭的敵對國貿易,後來應中方的要求,答應退出澎湖,選擇合適港口互市。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鄭成功來台之前,向眾將官宣布他是「欲闢不服之區(指臺灣),暫寄軍旅,養晦待時,非爲貪戀海外,茍延安樂」,卻又寫信向荷蘭人恐嚇說台灣是他父親借給荷蘭人的,他要來索取他父親的土地,他有資格這麼說嗎?

荷蘭人當然要否認的,而當他們派員要和鄭成功談判這件事的時候,鄭成功卻又避而不談,只一味問荷蘭人準備什麼時候投降(《梅氏日記》P.46)。其實從荷蘭人取得台灣的經過來看,中國人只能來「搶奪」,而不是來「收復」。以下讓我們以官方的層面來探討荷蘭人取得台灣的經過,再來評斷鄭成功有沒有資格這麼說。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面兩篇已經可清楚交代東寧國是國家的性質,但是,中國和台灣許多學者都主張東寧國是鄭經才開始的,似乎不忍糟蹋鄭成功的民族英雄地位,其實,鄭成功早已經有獨立的念頭。前面提到鄭成功已經有「開國立家」、「建都承天府」、「立萬世不拔基業」的想法,有人或許會認為光憑這樣一段話斷定鄭成功有獨立之思想太武斷了一點,何況鄭成功死前還念念不忘明朝先王,再怎麼說,都還算是「海外孤忠」。

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問題,在於文獻資料裏多次提到鄭成功將台灣比作「海外扶餘」(取「隋朝末年虯髯客(張仲堅)助李靖扶佐李世民建立唐帝國,自己卻遠走海外,另於扶餘獨立建國,不受中國統治」的意思)。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近幾年來,「東寧國」的歷史逐漸為大眾所接受,其勢已不可擋,但一些台灣的學者則主張東寧國是中華帝國體制下的分封王國,因此特意稱為「延平王朝」;而一些中國的學者則力主東寧國的性質只能算是「封藩」,均否認東寧國是獨立國家。

輔大歷史教授尹章義所撰《台灣歷史與台灣前途》一書,曾提起「延平王國」的稱號,不過,尹教授後來在《延平王國的性質及其在國史上的地位》(《歷史月刊》2002年6月號)解釋這個「延平王國」的性質是「奉大明正朔」的,所以是「中華帝國體制下的分封王國」。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小時候,歷史教科書教我們,鄭成功「收復」台灣,是民族英雄,中國那邊更不用說了,鄭成功的故事可是台灣史上的大人物。但是長大後,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找資料越來越方便,這時才看到許多清代的史料對鄭成功的評價都是說他開疆闢土,從沒有說他是「收復」台灣的,例如施琅於一六八三年克臺灣後,親自到「成功之廟」祭告說:「自同安侯入台,臺地始有居民,逮賜姓啓土,世爲嚴疆,莫可誰何」,稱讚鄭成功的開啓臺灣。一八七四年沈葆楨來台,獲准爲鄭成功賜諡建祠,從他的序言裡:「顧寰宇難容洛邑之頑民,向滄溟獨闢田橫之列島,奉故主正朔,墾荒裔山川,傳至子孫,納土內屬」,從這些文字裏,只看到讚賞鄭成功的「開闢」、「開墾」台灣的貢獻,絲毫看不出有「收復」這樣的意思。

事實上,清朝文獻裡,幾乎異口同聲都說台灣自古為化外之地,他們也清楚明白:「臺灣自古不屬中國」,直到康熙皇帝的時候,才正式納入中國版圖,難怪古人評價鄭成功對台灣的貢獻,向來也只繞著「開闢」二字,從沒有看到有哪位古人像中國共產黨現在這樣讚揚他「收復」台灣的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另一波中國移民潮  大約去年這時候到韓國一遊,有一天在首爾教保大樓買完書出來,竟有一個人向我走來,開口就用中國話問我XXX怎麼走,我嚇了兩跳,一是到底有多少中國人在韓國?走在路上不時看到有人擺攤揭發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如果不是有許多中國人在此,他們抗議給誰看?一是這傢伙憑什麼認定我會說中國話?更何況我來自台灣,手上抱著剛買的韓文書,舉止多少有些不同吧?
  不管如何,中國人到韓國旅遊、打工的數字鐵定不少,有位基督教朋友曾告訴我,他們暑假到韓國短宣,我不懂他們不會韓國話如何傳福音,後來才知道他們短宣的對象是在韓國打工的中國人。不少韓國人認為韓戰時要不是中國人介入,韓國早已統一,而今弔詭的是,另一波的「人海戰術」正朝韓國湧來,此圖為證。轉載自【한국으로 몰려온 짱꼴라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50年韓戰爆發後,美國派第七艦隊防守台灣海峽,周恩來於8月24日向聯合國安理會及秘書處控訴美國侵略臺灣,杜魯門回應強調美國行動是無所偏袒的中立化行動,並歡迎安理會研究臺灣問題。安理會在8月29日將中共控美案列入議程,並決議邀請中共代表參與臺灣問題的辯論,11月24日中共第一次派代表團參加聯合國大會,由當時中共外交部蘇歐司司長伍修權率領9名代表團,花了十天經由莫斯科、布拉格、倫敦赴紐約參加聯合國安理會控告美國侵略臺灣及其他領土,但安理會最後以91否決此項控美案。

當時美國于韓戰北進受阻,中共代表團的出現特別引人注目,設於紐約長島成功湖(Lake Success) 的聯合國的臨時總部,湧進大批媒體記者,紐約時報雜誌》於1126日以一名汗流浹背、打赤膊的台灣軍人持槍照片為封面,註明「On Chiang’s Formosa --- a Chinese Nationalist in Training(在蔣的福爾摩沙島上,一名中國國府軍正在受訓),並在第10、11頁刊登了7張照片,介紹正被中共代表團控告的「Formosan problem(那時國際間還常稱臺灣為福爾摩沙),實際上是由過去襤褸、疲憊、敗戰的國府軍隊控制(once ragged, weary and defeated Chinese Nationalist army),現在已經被重新裝備、組織、訓練。以下就是這些照片: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些照片攝於1997年,那時在地圖上看到紐約港外有個國家遊樂區叫Sandy Hook,並有燈塔一座,是有名的賞鳥地點,心想必有可觀之處,遂驅車前往一遊,結果卻發現是一個廢棄的軍事要地,建築物大都已經荒廢,一片蒼涼。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這個區域在美國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這裡有成立於1764年全美最古老的燈塔,建有海防堡壘防禦紐約港,因此常配備當時最先進的武器,例如美國第一個,也是唯一的蒸氣升降砲台,佈署新開發的大砲和導彈,二戰期間也成為阻止德國潛艇闖入紐約港的重要基地,然而卻在1974年被廢棄了,原因待考。
 
1997年我到這裡的時候,許多房屋已經開始傾頹,我站在營房裡拍照,想像當年軍人在這裡操練的盛況,惋惜這麼漂亮的地方為何沒人重視?現在這裡已經被列為美國紐澤西州十大瀕危歷史地點,有識之士成立Sandy Hook基金會,試圖修復和保存這個區域,但因民眾反對私有化和商業化而進展遲滯,目前比較重要的36幢樓宇中,只有教堂,郵政劇院和總部大樓已經修復。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兵的時候,最希望抽中的兵種是傘兵,可惜未能如願,反而在馬祖蹲了一年半,非常的遺憾,所以看到奧地利極限運動家 Felix Baumgartner(有多種譯名:波加納、鮑嘉納、彭剛納爾)的跳傘紀錄,熱血都沸騰起來了,他在本月十四日成功達成從太空邊緣、離地表約三萬九千多公尺平流層躍下的壯舉,速度達每小時一千三百四十二公里,相當於一﹒二四馬赫,締造人類史上高空跳傘高度最高、自由落體下墜速度最快且超越音速、載人熱氣球飛行高度最高等三項世界紀錄,可惜未能改寫最長自由落體新猷。

在網路上找到支持這次跳傘的紅牛公司網站,看到高空跳傘的影片真是過癮,意猶未盡把系列影片都看了一遍,赫然在第七支影片看到Baumgartner從101大樓跳傘的身影,但想提供這個影片的連結不太容易,紅牛公司所提供的連結強迫你必須從系列影片中的開頭看起,所以看完第一支影片,再選第七支影片"Story behind Felix Baumgartner",該影片30秒處有這位運動家從101大樓跳下的片段。

http://www.redbullstratos.com/gallery/?mediaId=media1902707739001

文章標籤

Tie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